九江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素女寻仙 第2148章 太镇静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4:49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2148章 太镇静了

张潇晗设想了万种可能的后果,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丹体,成为“唐僧肉”,她目瞪口呆地望着青长老,心里却想得是最近让她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太多了,以至于听到青长老将她当做丹体的言论都忘记了生气与愤怒。

“丹体?”白长老的眼睛眯了眯,房间内的气压好像都降低了般,三个长老身上的衣袍都微微鼓动了下,好像张潇晗只要动一动,就会将威压直接压在她的身上,一时房间内安静极了,张潇晗望着三位长老,三位长老各怀心思望着张潇晗。

“在下仙域,可以用修士的血肉炼丹?”张潇晗觉得她该说些什么,至少该表示愤怒,可她心里仿佛就是麻木一般,实在是愤怒不起来。

“明面上当然不可以,不过就是心照不宣,在下仙域,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回答张潇晗问话的是顾方,他的眼睛里多了一点点怜悯,只不过这怜悯被兴奋掩饰了。

“哦,”张潇晗点点头,“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这个丹体?”

张潇晗的淡然让三个长老都怔了下,白长老哈哈一笑道:“张道友说笑了,怎么能说是处置呢,张道友现在是人域最宝贵的修士,人域当然要负责你的安危,你放心,黑狱城的麻烦人域一定给你解决了,现下嘛,我们会给张道友安排一个安全所在。”

张潇晗嘴角牵牵,就当做听到这句话的反应了,青长老一直狂热地望着张潇晗,闻言道:“先住到我那里,我还有好多不解的事情要询问。”

张潇晗瞟了青长老一眼,在其他人说话前开口道:“我必须有独立的洞府——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限制我自由也好,拿我做什么丹体也罢,洞府必须是独立的,我在我自己的洞府内享有完全的自由。”

白长老眼睛一立,张潇晗已经伸出食指向上举着:“这是我第一个要求,还有第二个。”

白长老哼了一声:“张道友,你好像没有看明白形势。”

张潇晗微微一笑:“恰恰相反,我既然敢大张旗鼓回到人域,就预料到可能会有的后果,我想没有看明白形势的该是你们,各位就没有想过吗,我能从大乘后期进阶到金仙,是从何处借来的灵力?”

三人表情都微微一凛,张潇晗却轻笑声道:“我没有兴趣用我自己的安危来威胁你们,但你们也该明白,我是二次飞升的修士,我既然敢在不足万岁就飞升,自然有我有恃无恐的理由。”

说着,张潇晗慢慢环视了三人一眼,三人对上张潇晗的眼眸,一时都被张潇晗的强势震慑了。

“第二个要求,在下仙域我要有合适的身份,享受应该得到的待遇,这个可以在你们商议之后我们再具体协商——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现在是奇货可居。”张潇晗悠然道。

“张道友,你以为你还能有合适的身份?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丹体,是整个下仙域大罗金仙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顾方忍不住道。

张潇晗扬扬眉毛:“顾长老的意思是,我实际就不能被当做一个修士了是吗?”

顾方沉默着没有言语

,表情就是默认了。

“但我确实还是一个修士,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至于丹体之说,”张潇晗身体向后靠靠,做了个悠闲的动作,“在空间裂缝,我能从上古阵法中逃脱,我想,在三位长老面前,就算我做不到安然离开,但想要让几位一无所得,还是能做到的。”

白长老忽然笑道:“洞府的事情可以商量,但暂时为了张道友的安全,还是委屈张道友先住在青长老那里。”

张潇晗瞧着白长老,慢慢摇摇头:“既然人域安排不出我的洞府,那我就住在顾长老的洞府内吧。”

青长老神色一滞,张潇晗就笑着对顾方道:“怎么说我也是顾长老一路保驾护航回来的,这麻烦人的事情就一路麻烦到底吧。”

说着就站起来:“想必各位还要对我这个丹体伤一阵脑筋,我也想要休息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对眼下的局面竟然都有些意外,张潇晗如此心平气和让他们心中都满是怀疑,并且明明张潇晗该是被动的,可不知不觉中竟然被她占据了些许主动。

看着顾方带着张潇晗离开,青长老狐疑地对白长老道:“她怎么能这么镇静呢,不是该大惊失色,然后愤怒,然后不知所措吗?”

白长老也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好一会才摇摇头道:“也太镇静了些。”

张潇晗自然不管白长老和青长老的费解,她貌似悠然地跟着顾方穿过大厅,再穿过一个通道,却是一路向下,接着到了一扇石门之前站下,顾方伸指一点,一道灵力落入到石门正中一个小型阵法上,石门无声向一侧滑开,露出里面一个略微宽敞的大厅来。

顾方瞧着张潇晗,张潇晗耸耸肩,抬腿走进去。

“这里是我在外城的住所,只有我才能开启房门,左侧的是我的卧室,其它房间张道友随意。”顾方淡淡道。

“我算是被你囚禁在这里了?”张潇晗打量着这个大厅,从布局上算是会客室了。

“也可以这么理解。”顾方还是淡然道。

“有合适的玉简书籍吗?好歹也算是飞升了,对下仙域简直说是什么也不懂,哦是了,青长老好像对上古的事情了解很多?”张潇晗道。

“我手里现在没有合适你的玉简,关于上古时期的事情,你想要了解也不难,不过张道友眼下该操心的好像不该是上古传闻吧。”顾方微微有些嘲讽意味。

张潇晗耸耸肩:“我操心不操心的,对我来说都是那么一回事,顾长老要是方便,能不能给我弄点玉简看看的,不会是这东西也要我用战功或者什么其它东西交换吧?”

顾方意外地打量着张潇晗,终于不解道:“你怎么就这么镇静?”

“要不我要怎么样?”张潇晗勾勾嘴角,随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好歹我也是金仙修士了,总要顾及着风度形象,再者我貌似还是黑狱城的准少主夫人呢,现在该挠头的也不仅仅是我吧。”

牡丹江白癜病医院
邢台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防城港治疗妇科方法
牡丹江白癜风
湘潭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