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刀破苍穹第965章井底之蛙

发布时间:2019-11-21 23:46:23 编辑:笔名

刀破苍穹 第965章 井底之蛙

谁也不曾想到,何恨一直在低头喝酒,与胡璃、胡英两姐妹说笑。

他压根就没看胡林施展剑法,竟然能把这套剑法模仿的惟妙惟肖。

在众人看来,他所施展的剑法,跟胡林的一模一样!

太惊人了!

这是何等强大的记忆力,以及完美的剑道造诣,才能做到的奇迹?

重要的是,何恨不但只看一遍,就学会了这套星河望月剑法,是找出其中的破绽和漏洞。

胡林自以为精妙高深的剑法,在他眼中却是拙劣不堪,犹如舞妓跳舞一般!

太狂妄了!太自信了!

胡林乃是剑道天才,何恨竟敢说他的剑法稀烂!

大厅里的众人,好一阵都没回过神来。

足足寂静了三秒之后,大厅里轰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议论声、愤怒的呵斥声。

诸多青年狐族们,都轻蔑、鄙夷、愤怒的指责呵斥何恨。

就连一些长辈、执事们,也是面带冷笑不屑之色,望向何恨的眼神充满了讥刺。

所有人都以为,何恨这是危言耸听,故意贬低胡林,抬高自己身份。

这种做法行为,简直是耻到极点!

胡林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双眸中喷出愤怒的火焰,死死盯着何恨,冷声说道。

“何恨!你这胡言乱语的疯子!我看你是有眼珠!”

“我的星河望月剑法,何等精妙,岂能容你诋毁?!”

“何恨!我要向你挑战!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气和信心,竟敢如此蔑视我的剑法!”

话音落时,胡林手握长剑,指向何恨,蓄势待发,浑身都杀气腾腾。

何恨也懒得跟他废话,右手拎着长剑,左手朝他勾了勾手指,轻蔑的笑道。

“既然你这蠢货如此执迷不悟,本少爷就让你看看自己究竟有多蠢!”

“你去死!”胡林一声大喝

,挥动银色宝剑,使出星河望月剑法,朝何恨刺杀而来。

当然,这里是大厅,人多势众,不便于厮杀。

所以,胡林并未动用星力,只使用纯粹的肉身力量和剑法。

眼看着,胡林使出星河望月剑法第一招,挥洒出耀眼璀璨的剑光,朝何恨笼罩下来。

何恨依旧面带自信的微笑,丝毫没有戒备抵挡的意思。

大厅之内,顿时响起了众多青年狐族们的哄笑声。

“哈哈,你们看,那何恨是被吓傻了吧!”

“这个蠢货只会嚷嚷,真正实战就傻眼了!”

“胡林哥哥,狠狠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

对于众人的议论、讥笑声,何恨充耳不闻。

他双眼紧盯着胡林的手中剑,以及漫天的剑光。

当数百道剑光,即将绞杀他的脑袋时,他才陡然间出手了。

右手一翻,手腕一抖,银色长剑犹如一道极光,瞬间朝胡林刺去。

如闪电,势若奔雷,又又准,狠辣比。

“唰!”

破空声响起,让所有人都惊呆的一幕出现了。

何恨的剑,竟然毫迟滞的穿过漫天剑光,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直接刺在了胡林的胸口。

好在,何恨手下留情了,这一剑并未洞穿胡林的胸膛。

否则,他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胡林傻眼了,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漫天剑光消散。

他不可思议的低下头,望着胸口心脏处,那冰冷的剑尖。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剑法真的漏洞百出。

何恨根本需任何花哨的动作,一剑便可秒杀他。

大厅之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惊呆了。

胡林愤怒到极点,浓浓的羞辱,令他面色铁青,不甘的冷喝一声。

“我不信,你一定是误打误撞,再来!”

何恨所谓的笑笑,收回了长剑。

“接招!”

胡林再次大喝一声,使出星河望月剑法第二招,朝何恨杀来。

剑光乍起,又是满堂生辉,剑气思议,看起来比华丽耀眼。

何恨依旧面带从容的微笑,冷艳看着胡林耍帅。

直到剑光降临头顶,即将击中他的时候,他才陡然间出剑。

“唰!”

剑光一闪,又是一招毫花哨,直来直去的刺击。

“叮”的一声轻响。

何恨的剑,毫阻力的穿过胡林的剑光,刺中了他的左胸口,将他左胸处的家族徽章给挑飞了。

冰冷刺骨的剑尖,抵住了胡林的胸口。

他的动作戛然而止,握剑的手僵硬的听在半空中。

大厅里的众人再度震惊比,响起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何恨收回了长剑,轻笑道:“到此为止吧,别再自取其辱了。”

说罢,他便要转身离去。

但是,极致的羞辱和愤怒,令胡林几乎丧失理智,面孔扭曲的狰狞。

“何恨,再来!”

他大喝一声,再次施展剑法,朝何恨杀去。

这一次,他直接施展出星河望月剑法的第九招,威力强的那一招。

然而,何恨停下脚步,转身冷笑的望着他,手中长剑再次一挥。

“当啷”一声,长剑斩破复杂华丽的剑光,直接把胡林的剑,砸的崩飞了出去。

胡林的宝剑飞出十米远,“哆”的一声插进了一人多粗的梁柱上,还在嗡鸣震颤不止。

剑被打飞了,武器都没了,他还怎么打?

输了。

输的一败涂地,体完肤,完被何恨肆意碾压。

大厅中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家主胡天阳和大长老,也是眼中精光爆闪,望向何恨的眼神,充满了惊叹。

胡林冲刺的脚步停在原地,双眼瞪大,满脸的不可置信、失魂落魄之色。

他本以为,今夜当众施展自创的星河望月剑法,定然会成为场的焦点,胡家的骄傲。

甚至,他还要击败何恨,狠狠羞辱他,让他知道胡家天才的厉害。

而现在,结局完反转了。

被击败、被狠狠羞辱,当众丢尽脸面,弱的不堪一提的人,竟然是他!

他得意的剑法,在何恨面前,比之孩童耍剑都不如。

何恨刺出的三剑,满脸的轻蔑表情,嘴角噙着的吸血冷笑,都犹如一把把尖刀,狠狠刺中胡林的骄傲。

他所有的骄傲和自信,在这一刻砰然崩塌破碎,灰飞烟灭。

而大厅里,之前还叫嚣的狐族青年们,也都被震撼的语了,望向何恨的眼神比复杂。

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何恨的强大,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何恨之所狂妄自信,是因为他有绝对的资格!

一时间,许多人都羞愧的地自容。

想起自之前还想挑衅何恨,想到自己对何恨的传说事迹,还持质疑的态度,甚至不屑一顾。

他们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了。

胡林自取其辱,当众被打败的一塌糊涂,何恨名声大震。

这就是今夜宴会的结局。

但就在这个时候,五长老面色阴沉,怒气勃发的站起身来。

“胡林!你是我胡家子孙,怎能轻易放弃?!”

“刚才这只是剑法切磋而已,况且你所施展的,只是兴之所至自创的剑法而已,被人打败也是正常的事。”

“别忘了,你是我们胡家的剑道天才,你精通的是浮屠剑诀!”

显然,五长老在为儿子胡林辩解开脱,挽回颜面。

明明胡林潜心研究了两年,才创出星河望月剑法。

五长老却说,他这是兴之所至,随便施展的一套剑法。

这样一来,被何恨打败,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顿时,许多狐族青年们,支持胡林的人,又都恢复了信心。

而胡璃和胡英两姐妹,则是满脸轻蔑的表情,望向五长老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失魂落魄的胡林,得到父亲的鼓励和暗示,顿时又恢复了自信。

“何恨,我不得不承认,你果然是天星学府的天才,剑道造诣如此精妙。”

“刚才那套星河望月剑法,根本做不得数,是我今夜临时表演的一套剑法而已。现在,我向你发起挑战,我要领教一下,何恨你真正的剑道造诣!”

说罢,胡林也不管何恨答不答应,挥手一招,将梁柱上的宝剑拔出来,身影一闪飞出了大厅。

“何恨,我在广场上等你!”

话音传来时,胡林已离开大厅,站在了殿外广场上。

大厅里的众人,尤其是狐族青年们,顿时又纷纷起哄,要出去观战。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胡林要动真格的了。

这次不是剑法切磋印证,而是真正动用力的比斗了。

一想到胡林天灵境八重的实力,精妙的浮屠剑诀。

再看看何恨天灵五重的实力,所有人都露出冷笑的表情。

众人都肯定,这次轮到胡林狠狠地羞辱何恨了。

胡天阳和大长老两人有些担心,下意识的便要阻止这件事。

胡璃和胡英两姐妹,也是表情犹豫,想劝阻何恨。

但何恨双手空空,自信从容的踏步,朝殿外广场上走去。

同时,他那充满自信、霸道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既然胡家青年子弟们,对本少爷的成见如此之大,那就都来观战吧。”

“本少爷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你们所钦佩崇拜的天才胡林,不过是个井底之蛙罢了。”

……

第3送到,让兄弟们久等了。

求月票啊兄弟们,急求火力支援!

月票!月票!月票!

乌鲁木齐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些
甘肃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遵义癫痫哪家医院好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预约挂号
衡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