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谨防权力认干亲

发布时间:2019-09-13 19:02:49 编辑:笔名

谨防权力认“干亲”

从古到今,民间一直有着认干亲的习俗。然而,近年来,在这种习俗的掩盖下,一些人却以干亲为纽带,别有意图地进行感情投资,与受贿人合伙经商、共分利益,成了腐败的保护伞。近段时间,在法院判处的一些案例中,常常可以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人走上贪腐之路,背后往往有着干儿子、干亲家、干女儿的身影,以亲情之名,心照不宣地进行权钱交易。

认干亲是封建宗亲制度的产物,是我国独有的一种民俗现象。在长期以来的农业社会中,当正常的亲族关系难以满足人们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立足的需要时,一些便开始寻求亲族以外的可以相互信赖、相互帮助的类似亲属的社会关系,于是,认干亲就应运而生了。

翻开史书我们发现,认干亲作为一种文化可谓源远流长。比如,成语义结金兰就是对认干亲的一种描述。《周易系辞》中也有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的说法。江南名妓苏小小和诗人阮籍一见倾心,认了阮籍作干哥哥,后来两人倾心相爱,整日一起游山玩水,吟诗作画。阮籍的父亲听说儿子和一个钱塘妓女混在一起,便棒打鸳鸯,拆散了他们。苏小小后来又遇到一个穷秀才鲍仁,认了干弟弟,并倾其所有资助鲍仁金榜提名,只因为鲍仁风度酷似阮籍。鲍仁出仕后,苏小小却因思念阮籍郁郁而死,鲍仁遵照苏小小埋骨西冷的遗愿,把她藏于西冷桥畔,就是着名的钱唐苏小小之墓。由此可见,认干亲的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既有特定的合理性,更有几分浪漫的风情。

但同时,文化典籍当中记载的借认干亲之名,行腐败交易之实的事例也比比皆是。严嵩做首辅,干儿子有三十多个。据明代田艺蘅《留青日札严嵩》中载:乾儿门生布满天下,妖人术士引入禁中。 魏忠贤当权时,人称九千岁,朝中官吏多攀附魏门,最着名的有五虎、五彪、十孩儿、四十孙,这些人都是喊魏忠贤干爹、干爷爷的。和绅有个干女儿叫纳兰,实为和绅的相好。纳兰的父亲苏凌阿从一个道台,直接升任吏部侍郎,后来一直做到宰相。《水浒传》里的高衙内本是高俅的拜把兄弟,在高俅得势以后,又认高俅做了干爹,不能不让人感叹权势的力量。

在现代社会,干部队伍里面,也有人热衷于认干亲、攀亲家,就有些变味,甚至腐败之嫌了。事实上,很多落马的贪官正是以干亲的名义,使得本来丑陋肮脏的权钱交易,变得看似温情脉脉,行贿受贿仿佛成了亲情间的礼尚往来。殊不知,腐败,不管披上多么美丽的外衣,都改不了腐败的本质。

谨防权力通过认干亲上攀下援,就必须及时清除权力之亲,加强对权利的监督与约束,增强权力运行的透明度,让权力真正在阳光下运行。只有这样,权力才无法随意添丁加口。


水果微商城
开通微商城
微商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