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重开地府 第二十六章 巩固道心,再添鬼卒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7:05 编辑:笔名

重开地府 第二十六章 巩固道心,再添鬼卒

“道心不改,道基不坠,虽历红尘万千,终能保持本我自在之心

,而右眼湛白,盈亮高洁,又如冬日掩藏在积雪下的山脉,厚重古朴。

一黑一白,左右双眼的眸光深沉幽邃,古朴凝重,与此同时,张羽身上的气势开始缓慢攀升,层层叠叠,不断累加,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大海,平静之下涌动着无尽起伏的波澜。

与张羽的渐趋平静不同,围绕在他身周的神鉴竹片却不断急剧旋转,忽而上升,忽而下降,到后来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只留下一道残影,叫人难以辨清。

盘膝横坐其中的张羽,双眸开阖,似睁似闭,整个人恍若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中去,外界的周遭事物他好像漠然不知,却又好像能洞察一切,息息相关。

陈志的识海里,此时已尽是赤芒,举目放去,四处都是喷薄的金光,那种恢弘气象,就像是在山巅欣赏日出时,见到的霞光万丈,磅礴巍然。

“时机已到!”

下一刻,张羽猛然间睁开双眼,眸中一黑一白,无穷精光从中爆射而出。

心神相系的神鉴生出感应,刹那间通体绽放出耀眼的冷光,化身千万,呼啸着席卷整个识海而去。

盘膝正中的张羽双手招引,御使神鉴纵横来去,只片刻间就铺天盖地,占据了整片空间。

做完了这些之后,张羽缓缓收敛心神,调整状态,开始用自己那颗并不完整的道心去深切感悟,充斥在这方寸天地中的“道意”,千年前伏魔天师钟馗所追求的“道”!

感受到张羽的变化,化身万千的神鉴也缓缓展开,道道豪光从其中射出,同识海中喷薄的赤芒相互交汇,映叠其间。

不知过了多久,张羽双眸颜色愈加分明,身后也开始浮现出一黑一白,相互交叠的太极阴阳鱼图案。

太极图案缓慢上升,逐渐将张羽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并开始缓慢旋转,阴阳双鱼,一动一静,激起层层水波似的涟漪,朝四周扩散出去。

被阴阳鱼搅动的涟漪影响,神鉴上激射出的毫光也开始阵阵波动,并逐渐与赤芒交汇融合在一起,到后来,相互间不分彼此,完全融为一致。

至此,张羽身后的阴阳鱼图案也缓慢下沉,落入阴神之中。

而识海内喷薄若云霞的赤芒也开始缓慢消散,被逐一摄入神鉴中,不多时,整片识海便又回复到一片黑白杂间的懵懂状态,只余下数道光色黯淡的赤芒,横贯其中。

张羽仍自盘膝,双目紧闭,周遭发生的一切,浑似与他没有关系,也没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磐石,任凭风吹雨打,岁月侵蚀,也未曾改变分毫。

识海内一片沉寂,静得好像一切都停止了下来,又归于远古鸿蒙未开时的混沌。

呼!

也不知过了多久,某一刻,张羽的阴神一悸,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声音,之后便睁开双目,幽幽醒转过来。

睁眼的一瞬,双目中仿若有电光闪动,左右黑白分明的阴阳双眼,神华内敛,气息凝重。

“这便是天师执着降魔的‘道’么?”

无声一叹,张羽心念稍动,黑白交错的阴阳眼又立时浮现,眸色深沉的眼眶开始变得幽深,一股浩瀚的威严气息顿时透体冲出。

古史记载,钟馗乃是阴曹地府的除魔天师,行走阴阳两界中除魔卫道时,他除了手中的龙渊剑、鬼蝠铃法器外,那一双可看破虚幻,贯通生死的阴阳双眼也是一莫大法门。

凭此阴阳眼,钟馗可一眼看穿世间的障眼法,识破鬼怪之流的附体躯囊,任何邪魔外道在他阴阳眼下,都没有藏身之地,实可谓是三界中得天独厚的一大法门。

张羽既在此感悟钟馗道基中残余的“道意”,领悟了天师曾追逐,寻觅的大道,也便自然而然地传承到了钟馗的道术法门,而这阴阳眼,便是他结合自身领悟而凝练出的一大道法。

非但如此,除却这可识破世间阴邪的阴阳眼法门外,关于天师钟馗如何用鬼蝠铃重塑凡人肉身,如何用七星龙渊剑引魂招魄,沟通九天神雷等,他都有所领悟,只是眼下限于本身修为不够,阴神品秩较低,无法施展罢了。

不然若强行勾引天雷,降下雷霆,恐怕不等道法施出,轰灭鬼魔,他自己便第一个湮灭在滚滚天雷下了。

闭上眼,张羽微微收敛心神,开始静思这次的得失与感悟。

良久过后,张羽睁开眼,扬手一收,将化身万千的神鉴收回,转而纵身一掠,来到陈志的神魄面前。

“既接了你的道基,便是我沾了你的因果,想来这种情况,就是李玄隆也未曾预料到吧!”

微微一叹,张羽甩出神鉴,升到陈志神魄面前,道道光华顿时激射而出,将陈志神魄牢牢护在中心。

受张羽法力温养,陈志的神魄慢慢变得凝实,并逐渐显现出人形,片刻过后,张羽收回神鉴,一个完好的陈志便出现在眼前。

“汝既得阴司城隍李玄隆点化,又得伏魔天师道统传下,本差与此便正式定汝阴神,开启性灵,并代地府阎君收赦,命汝为九品鬼卒,你可愿否?”

张羽声如洪钟,重重敲击在陈志的魂魄上,激起对方魂魄阵阵激荡。

陈志睁开双眼,眼中浮现出迷惘、不解、痛苦、向往等等不一而足,诸般神色交织在一起,复杂难言。

“你可愿意,做我地府九品鬼卒,代天巡守,勾引凡间魂魄,惩恶扬善?”

话声如雷,振聋发聩,字字敲击在陈志心头,令他不由自主神魂一震,过往种种顿时浮现脑海。

三十多年光阴转瞬即逝,少小孤苦,家中清贫,一路坎坷艰辛走来,每每遇见世间不平之事,总有难言之语,难平之事。

忠厚积德之人饱无终日,无良奸佞之辈衣食无忧,高高在上……

一路艰辛,受尽白眼,陈志早已被生活同化,被这物质世界牵扯,宛若无线的木偶,有口难言,有心难辨。

那些曾引起他不快,令他激愤难平的旧事,也慢慢选择性地视而不见,漠不关心。

“你可愿化身阴司鬼卒,除尽世间作祟宵小,替天行道?”

张羽舌绽春雷,如晨钟般大喝,终于一语惊醒对方。

“小人愿意……愿为大人麾下鬼卒,行走世间,替天行道,赏善除恶!”

热血上涌,陈志从往事回忆中清醒,猛地双膝跪倒,扬声答道。

“化身阴司鬼卒,当禀天道而行,不可罔顾私为,无视天道威严,如不其然,天道责罚,更反受其累,你可明白?”

陈志点点头,口中称道:“小人明白!”

“很好,”张羽眼中精光一闪,张手挥出神鉴,分去一小部分,化作青光直冲对方而去。

及至陈志面门正前,青光化作一块巴掌大小木牌,古色古香,上书一个大大的“卒”字。

等陈志收下鬼卒令牌后,张羽面色一正,轻声道:“此物乃天地阴阳生死薄的一部分,你炼化此物,融入阴神,从此便是我阴曹地府的九品鬼卒了!”

(过几天就邮寄合约,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支持,感谢!)

小儿止咳化痰的方法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吃什么可以治小便发黄
小孩咳嗽发烧怎么办